欢迎订阅《安徽工人日报》;全年定价:216元 ;国内统一刊号:CN34--0020:邮发代号:25--36 。

今天(周一) 15:44

2018年06月11日

明中都奉天殿金水桥遗址本月发掘

  • 2018年06月11日
  • 来源:安徽商报
  • 作者:

据安徽商报消息,6月9日,2018年中国文化遗产日安徽省主场活动在凤阳举行,故宫明中都皇故城考古工作站和凤阳明中都皇故城国家大遗址公园现场正式揭牌,再次引起广泛关注。记者现场了解到,近年来对明中都皇故城考古发掘成果不断,这座我国古代最为豪华侈丽的都城正被一点点揭开神秘的面纱。本月起,省考古所还将联合故宫专家,再次开展奉天殿、金水桥的发掘,预计发掘面积在3000平方米以上。

  最新发现

  午门至承天门之间或曾有御道

  凤阳明中都是明太祖朱元璋登基后,在家乡凤阳悉心营建的都城,其规划建设完全遵循《周礼·考工记》王城制度,上承唐宋,下启明清,为南京明故宫和北京故宫提供了蓝本和实践经验。由于其建设规模大,规格高,也被誉为“我国古代最为豪华侈丽的都城”。

  省考古所相关负责人介绍,明中都营建工程在持续了6年之后,于明洪武八年(1375年)忽然罢建,经过600余年的拆除和多种原因的破坏,留下了很多未解之谜,明初修城时是否已经完成了道路系统的建设目前也依然是个谜。

  在近期的考古发掘中,省考古所专家解剖了5处可能有道路的位置。在距午门中门洞南缘两三百米处,考古专家各开挖了一条探沟,发现了一条清代使用的砖铺道路和疑似明代道路的基础。“根据路基的位置判断,有可能明初修建明中都时,确实可能在午门至承天门中轴线上建设了御道,但后期遭遇了严重破坏,清代延续使用了明代的道路基础。”省考古所相关负责人介绍,虽然相关考古工作有一些成果,但依然没有发现明确的明初道路或者路基,明中都当时在修建时是否已经完成了道路系统建设,还有待于后期的考古工作给出答案。

  承天门发掘揭示古代高超建筑工艺

  承天门是凤阳明中都皇城禁垣的正南门,相当于北京城的天安门。为了配合中轴线的展示设计,2015年开始,省考古所对承天门遗址连续进行考古发掘,目前考古工作仍在进行中。专家介绍,根据考古发现,承天门城台呈长方形,城台中间原有三个门洞,与午门中间门洞基本对应,共同位于明中都的中轴线上。城台为外包砖内夯土结构,包砖厚度4.8~5米。夯土芯为夹砖夯土,也就是一层砖瓦一层土,确保了城台更加坚固。“这在国内宫城建设中还是比较罕见的,也反应了朱元璋当年建设明中都皇故城的高规格。”

  现场考古还发现,承天门城台下存在有预先筑造的夯土平台和基槽。“通过夯土、包砖和建筑构件等的发现,基本勾勒出了明中都城台建造的方式、技术。”

  即将启动

  故宫专家参与奉天殿、金水桥发掘

  6月9日上午,故宫明中都皇故城考古工作站在凤阳正式揭牌。这也标志着,故宫博物院考古研究所和安徽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的专家将正式携手,开展明中都皇故城考古遗址发掘和多学科研究。

  在揭牌仪式现场,故宫博物院副院长任万平介绍,故宫与明中都关系密切。明中都是明太祖朱元璋即位之初举全国之力营建的都城,与南京、北京并称为“明初三都”。明中都宫城虽然没有彻底建成,也没有正式启用,但却成为改建明南京宫城的蓝本,而明南京宫城又成为营建北京宫城的范本,所以明中都皇故城是明代北京宫城标准模式逐步形成过程中的里程碑。

  任万平表示,故宫博物院考古研究所成立后,在宫殿考古方面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其成果也将为进一步开展故宫与明中都的对比研究提供全新的视野和思路。

  省考古所相关负责人介绍,2017年在国家文物局的支持下,故宫博物院考古所与省考古所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并共同制定了相关考古发掘研究方案。按照计划,本月起,两方专家就将合作开启奉天殿与金水桥的考古发掘。预计发掘面积将达到3000平方米以上。

  据介绍,奉天殿位于明中都皇故城的中心位置,是明中都皇城内的主殿,相当于北京故宫内的太和殿。明中都在洪武八年罢建时,中都宫殿是否建成仍然是个谜,即将开展的考古工作或许能揭开这个谜。

  午门城墙将探索“古法”复原

  午门是目前明中都皇故城重要的展示窗口,午门城墙也曾被专家誉为“中国最美古城墙”。记者在午门广场看到,城台两侧的城墙底部须弥座上,各种石刻精美异常,令人叹为观止。“故宫的须弥座上也没有石刻,可见当年建设明中都时的精益求精。”凤阳县文物管理所所长唐更生介绍,午门采用了“明三暗五”式结构,共五座券门。午门城台在文革前仍然保存完好,1974年城台外皮被扒拆,经过了1986年和2009年两次维修,才恢复到现在的面貌。

  凤阳县委书记徐广友介绍,结合老城区棚户区改造,凤阳县自2012年开始大范围启动对旧城砖的征集、保护和利用工作。截至2017年5月,征集到整砖76906块、残砖503420块,已交由县文物管理所集中保管,并在明中都皇故城遗址修缮保护工作中加以利用。唐更生介绍,维修午门城台时使用的就是当年的旧砖。目前文物部门还在筹划,使用当年建设时的“古法”,再次恢复午门城台的原貌。据介绍,此前专家曾经对明中都城墙中的粘合成分做过化验,发现其主要成分并没有糯米等“传奇”成分,仅有石灰。

  古城墙申遗可能还要等几年

  1982年,明中都皇故城被国务院确定为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13年12月,明中都皇故城考古遗址公园被国家文物局批准立项。6月9日上午,明中都皇故城遗址公园正式揭牌,这也是我省首个也是唯一一个国家大遗址公园。

  作为明中都皇故城的重要一部分,此前,凤阳明中都皇城城墙与我省寿县城墙一起作为“中国明清城墙”项目的一部分,列入中国世界文化遗产预备名单,准备冲刺世界遗产。古城墙申遗,如今进展如何?

  在2018年中国文化遗产日安徽省主场活动现场,省文物局相关部门负责人表示,目前“中国明清城墙”申遗工作正在进行中。由于中国世界文化遗产预备名单上的其他项目也都在积极筹备中,每年代表中国冲刺世界遗产的名额又非常有限,因此古城墙申遗或许还要再等等。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