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订阅《安徽工人日报》;全年定价:216元 ;国内统一刊号:CN34--0020:邮发代号:25--36 。

今天(周三) 08:52

2018年06月06日

安徽一村干部累倒在扶贫一线 家贫如洗却热衷助人

  • 2018年06月01日
  • 来源:人民网
  • 作者:

右一为柳西周

担任了32年村干部,在患癌症离世前才第一次去体检;

孩子衣服没有超过30元钱的,却坚持给贫困户买生活用品;

自家房子透风漏雨,却帮低保户种庄稼、在村里建广场;

岗位虽小,却勇担重任,成为百姓依赖的“勤务员”。

……

4月18日,安徽省界首市代桥镇茶棚村党总支委员柳西周积劳成疾,累倒在了扶贫一线,人生的齿轮永远定格在51岁。

去世当天,柳西周曾一度昏迷,偶尔清醒时,嘴里还念叨着包点贫困户的名字。

下葬那日,妻子用颤抖的双手抚摸他那冰凉的脸庞,不忍挪开;扶贫点的乡亲们结伴而来,未语泪先流;附近村镇近千名群众自发赶来,送他最后一程……

家人至今不敢告诉他年近八旬的老父亲,因为老人还翘首等待着儿子的归来。

32年来第一次体检

听说柳西周去世,许多人不敢相信,在他们眼里,柳西周就是一位“拼命三郎”,永远有使不完的劲。

4月10日7时56分,柳西周来到村部,在村干部签到簿上,颤抖地写上自己的名字。由于身体透支,他险些晕倒。后来,在镇村干部一再追问下,柳西周才道出了实情——食道可能出了大问题,但未确诊。

此前一天,柳西周在邻居柳云峰的陪同下,悄悄来到临近的太和县中医院检查身体,这也是他当村干部32年来的第一次体检。

当天上午,正在体检的他接到了6个工作电话,催促他回村里处理扶贫等事宜。“医生怀疑他是食道癌,让做进一步检查,可是他急着回去,化验结果还没出来,就走了。”事后,柳云峰很后悔,“如果我再坚持下,或许他能早点治疗,就不会这么早离开了……”

回到村里的柳西周顾不上病痛,一直忙碌着,直到深夜才回到四处漏风的家。这一天,因为食道的问题,他只喝了一些汤水,几乎未进食。

4月11日,得知消息的妻儿纷纷从外地赶回茶棚村,当夜带着借来的3万块钱,送柳西周前往合肥一家大医院看病。然而,为时已晚。当医生检查完柳西周的身体后,痛心地告知他们:“癌细胞已经扩散,没法治了,回去吧。”

3天后,虚弱的柳西周回到茶棚村。此后病情急剧恶化,不久便离开人世。许多他帮扶过的贫困户和村民赶来时,早已泣不成声,“西周是为俺们累倒的,这些年,他太累了……”

“有困难,找西周”

茶棚村是一个5000多人口的大村。作为村党总支委员,柳西周分管扶贫、武装、美丽乡村、环境整治等工作。而在实际工作中,村里的样样活儿,他都干。“有困难,找西周”成了茶棚村村民们的口头禅。

界首市(县级市)是安徽省级贫困县,近年来,扶贫工作成为当地的头等大事。柳西周所负责的6个自然村,有32户贫困户,除了日常工作外,扶贫几乎占用了他的全部精力。

茶棚村东三队村民柳怀前因病丧失了劳动力,妻子也有残疾和高血压,一家人曾一度失去生活的信心。柳西周得知情况后,几乎天天往他家跑。“我家的被子、床单、枕头,还有其他很多生活用品,都是西周花钱买来的。他常年帮我养4只小羊羔。”柳西周的突然离世令柳怀前十分痛心,“他这一走,我都不知道该咋办了……”

家住柳东二组的于秀真,今年77岁,五保户,丈夫去世多年,一人生活,村里人都称她为“五老婆”。家里两间房,晴天进风、雨天漏水。为了动员她进行危房改造,柳西周去她家劝说了40多次,五老婆非常“犟”,就是不愿意扒旧房盖新房。她说:“房子扒了,老伴回来找不到家。”

这可急坏了柳西周。每逢阴天下雨,他都要把“五老婆”背回自己家里,管吃管住。他说:“群众的利益比天高,群众的生命比我还值钱。”每年的庄稼老柳帮她种,每年的粮食老柳帮她收,收回来的粮食老柳帮她卖,卖粮食的钱,老柳当着邻居的面,一分不少地交到她手中。

86岁的贫困户李秀兰腿脚不便,柳西周不仅帮她办了低保,还帮忙种了3亩芝麻,一年补助有3000元,“西周还经常帮我上镇里银行取钱、捎东西,冬天下雪时,给我院里扫雪、送菜……”

去年年底,皖北连下两场暴雪,柳西周走访几家贫困户时,路太滑,不小心摔伤了胳膊,去医院刚做完手术没两天,就开始忙工作了。

上面千根线,下面一根针,作为村干部,柳西周整天忙得像个高速旋转的陀螺,很难停下来。

“西周的全部心血都放在了工作上,做资料、走访贫困户、修路等耗尽了他所有精力,”茶棚村文书于广印说,假如柳西周能提前到大医院体检,也不至于有今天的结果,“太令人惋惜了。”

柳西周的病情并非没有先兆。一个多月前,他吃饭时,就开始感到疼痛,难以下咽。可他一直瞒着,既怕亲人知道担心,更怕影响到工作。直到去合肥看病前,他还拔掉吊水针头去镇里开会,镇村干部见到他,忍不住劝道:“西周,去查一下身体吧,休息好了才能干好工作。”

岗位虽小,却担起重任

“他不是主职,却担起了重任,”在柳西周的追思会上,界首市代桥镇党委书记汪向阳悲痛不已,“柳西周同志工作上兢兢业业,人品很好,他的死,是我们一大损失。”

再过一段时间,茶棚村就要改选村委会,作为大家公认的“拼命三郎”——柳西周已被纳入茶棚村村委会主任人选之一。“他的工作能力大家有目共睹,在村民中威望也很高,”汪向阳说,镇里这次已打算让他挑大梁,“可惜他走得太突然了。”

“没事儿”是柳西周生前总爱说的一句话。无论是上级安排工作,还是村民找他帮忙,或是调解邻里纠纷等,他总说“没事儿”,也总能圆满完成任务。

今年是茶棚村美丽乡村建设年,拆迁工作是最让人头疼的事,一般干部都不愿揽这活,担心无法胜任。柳西周却自告奋勇,白天忙村里的工作,晚上到拆迁户家里做工作,讲规划的好处、描述茶棚村的未来。

仅仅几天,32户拆迁户就被柳西周的真诚所感动,全部拆迁。2000多米的下水道、1200多米的水泥道路、茶棚村文化广场等如期完工。然而,这一切,柳西周再也看不到了。

孩子衣服没有超过30元的,却一心为公

1986年,19岁的柳西周担任土桥行政村青年书记,当年入党,2004年至今担任茶棚行政村两委委员。

忙工作的时间多了,顾家的时间就少了。工作32年来,柳西周一心扑在工作上,在妻子刘凤英眼里,他就是一个“不顾家”的男人。“家里6亩多地,都是我一个人干,他的时间都是在外面忙工作,帮别人干活。”

柳西周家中没一件像样的家具,一台电视机看了20多年

去过柳西周家的人,都会被眼前的景象所震惊:三间低矮平房就是他的家,屋内没一件像样的家具,一台电视机看了20多年都舍不得换,可谓“家徒四壁”。

三间平房也是20多年前,柳西周结婚时,父亲给盖的婚房。因为没钱装修,至今还是水泥墙面,墙上布满斑驳。

晴天透光,雨天漏雨。有一次下雨,邻居柳云峰在他家说话,看到漏雨的地方掉泥,就说:“西周,你把钥匙给我,天晴时,我帮你修一修。”这样,房子才勉强能住。

柳西周家的平房还是20多年前结婚时的婚房

几年前,两个女儿出嫁时,柳西周竟拿不出像样的嫁妆。四年前,儿子柳兆文考上了宁夏理工大学,却因家庭拮据,上不起学。最后,柳兆文选择了先去参军,得到部队补助后,再继续学业,目前正读大二。

作为村干部,柳西周以前每月工资只有400元。这两年,虽然国家增加了对基层人员的补助,每个月加起来也才有1700多元,还不够他资助村民和日常开支。

为了解决儿子生活费,并贴补家用,53岁的刘凤英带病前往城里给人当保姆,每月挣得2000元收入。

“你看看我儿子身上穿的这件衣服,是从网上花18块钱买来的,他的衣服都是从网上买的,基本上没有超过30块钱的。”看到个头一米八三的儿子穿着皱巴巴的廉价货,刘凤英心里很不是滋味,一个劲说对不起孩子,眼泪止不住地流。坐在一旁的柳兆文用手轻轻拭去母亲眼角的泪水,眼圈泛红。

“之前,我特不理解我爸,他当初若不当村干部,我们家就不会这么穷。”柳兆文说,他父亲帮扶过的那些贫困户,有的都比他家强。

柳西周的父亲今年76岁,至今还住在四面漏风的瓦房里。有一次,老人找到柳西周,想让他帮着申报贫困户,却未曾想被儿子当面拒绝。为此,老人责怪儿子“不孝”。

感到委屈的柳西周流着泪回到家,跟妻子说:“我作为一名村干部,怎么能为自己的父亲申领贫困户呢,村民知道会咋想?我以后还有什么威望,谁还会信我?”

直到柳西周下葬那天,他的亲人才理解“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这一天,近千名村民聚集到他破旧的房子前,含泪送别他最后一程。

村民自发送柳西周最后一程

“当我看到好几位七八十岁的老爷爷、老奶奶来送别我爸,那种心痛的样子,听到许多人说着他的好,我才真正理解他:这么多年为何要这么做?”在柳兆文眼里,父亲柳西周的形象瞬间变得高大起来,之前的一切不理解和埋怨都转化为对父亲深深的怀念……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