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订阅《安徽工人日报》;全年定价:216元 ;国内统一刊号:CN34--0020:邮发代号:25--36 。

今天(周五) 09:01

2018年04月13日

因两门课挂科 安徽阜南一大学生失联9年

  • 2018年04月13日
  • 来源:市场星报
  • 作者:

13年前,阜阳市阜南县公桥乡的老李家飞出了一只“金凤凰”,他们家的六儿子李禹(化名)考上了淮北师范大学。然而,四年之后,就在毕业的那一年,李禹却突然失踪了。

整整9年,李禹的家人不停地在寻找着,他们到过学校、访过同学,拜托外出务工的乡亲帮忙寻找;整整9年,李禹的母亲没敢换过家里的固定电话号码,生怕哪天儿子会打电话回来;整整9年,李禹的母亲都在担心、煎熬、思念和等待中度过。直到4月11日等来了一个陌生人的电话……

遇民警询问透露真实身份

今年4月11日8时,淮南市公安局淮舜分局谢桥治安大队副大队长杨景双在带队巡逻中,发现对面走来一个大约30多岁的男子,他衣着干净却面容憔悴,看见了民警却又似乎想躲闪。职业的敏感,让杨景双决定对其依法盘查,然而一番问询后,这名男子既没有身份证,也无法将自己“介绍”清楚。随后,民警们将其带回大队询问。

落座后,男子先后报了两个名字,结果查无此人。故意隐瞒真实身份,难道是在逃人员?民警决定加大询问力度。无奈之下,这名男子又报出了一个身份证号码,但民警查询后发现,这个身份证号码的主人,户口已经被注销。随后,民警一边将该男子拍照后上传分局刑警大队进行比对,一边要求他提供家人、亲戚或者其他的信息来证明其身份。

过了一会儿,男子小声说道:“我叫李禹,家在阜南,我还记得家里的固定电话号码,但我很多年没打过了,不知道还能不能打通。还有那个身份证号码真是我的,我以前是淮北师范大学的学生。”

民警问:“你难道不回家吗?”男子说:“我9年没回家了,也没跟家里人联系过。因为没拿到毕业证,我没脸见他们。”

多方查证还原事情真相

为了查证,民警带着男子来到他的住处,那是一户废弃的空置房,破门烂窗下,摆着一张铺着棉被的床,除此以外空无一物。接着,民警谨慎地拨通了那个固定电话。

“喂,请问是李禹家吗?”电话那头一番沉寂后,传来一个苍老的女声,“是!李禹是我儿子,你是哪里?”情况未明,民警敷衍两句后挂断了电话。

民警紧接着联系到了淮北师范大学教务处、保卫科以及辖区派出所进行查访,回应是,李禹确系该校2005级学生,但后来无故失踪、杳无音信,辖区派出所在多方联系无果后,注销了他的集体户口。这时,分局刑警大队也反馈消息,经比对,此人不是在逃人员。民警们终于确定,眼前的这个人就是失踪了9年的大学生李禹,而电话那头的人,正是苦等了9年的李禹母亲。

此时,李禹在民警面前打开了“话匣子”。原来,2009年毕业那年,他有两门功课挂科,导致没拿到毕业证。他回到家里要钱,准备回学校继续学习补考,但对于一个有着7个孩子的农村家庭,这同样也是负担。带着钱和哥哥的埋怨,压抑的李禹来到了阜阳火车站准备到淮北。

这时意外发生了,他的钱包和身份证丢了。再回家要钱,张不开嘴;返回学校,又身无分文。在火车站广场,李禹坐了很久很久,最后他起身向远处一个亮着灯的工地走去。在那个工地李禹打了两年小工,又辗转来到谢桥干了两年,后来工程结束,就靠打散工度日。他就这么漂泊了9年,硬是没往家里打一个电话。

“喂,你是李禹母亲吗?我是警察,李禹在我们这儿,他没事儿。”当杨景双再拨通李禹家的电话说了这些话后,李禹的母亲嚎啕大哭,半天没有说出话来。很快,她在李禹外甥的陪同下来到了谢桥治安大队。时隔9年,母子相见,两个人声未出,泪先流……

编后语:我们不要玻璃心

一颗易碎玻璃心,是奔跑的年轻人最致命的内伤。仅仅因为两门功课挂科拿不到毕业证,就自暴自弃,断绝与家人的联系流浪四方整整9年,李禹的选择让人焦急又无语。

老祖宗早就感慨过,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只要还在呼吸,挫折、纠结、愤怒、痛苦,这些灰色情绪就会不定时阻击你的生活,这根本就是人生常态。希望李禹以及让正在阅读新闻的你警醒——人的一生,有许多故事,方向盘稍有偏离,故事就变成事故。(朱宗保 记者 刘海泉)


推荐阅读